您所在的位置: 新闻频道 > 嘉兴新闻 > 图说嘉兴 > 正文
慈溪做可视人流费用
嘉兴在线新闻网     2017-10-22 23:10:35     手机看新闻    我要投稿     飞信报料有奖
慈溪做可视人流费用,北仑哪可做无痛人流,江北哪里做人流最好,无痛人流北仑医院,余姚哪可以做无痛人流,宁波华美医院评价好不好,慈溪无痛人流正规的医院

  张勇,男,32岁,2010年7月研究生毕业于华中科技大学同济医学院法医系,后成为湖北省武汉市公安局江岸分局刑事侦查大队法医。2015年8月,他前往新疆进行为期一年半的对口支援工作。因业务能力突出,张勇先后4次荣获优秀公务员称号,两次荣立个人三等功

  “谁会在家里放一个骷髅架子,要放也是放在单位嘛!”

  说起不久前热播的电视剧《法医秦明》,张勇笑了笑,语气里透着几分戏谑。

  张勇是湖北省武汉市公安局江岸分局的一名法医。

  2015年8月,张勇作为湖北省唯一一名法医类专业技术人才,受命前往新疆博尔塔拉蒙古自治州博乐市公安局进行为期一年半的对口援疆工作。一年半里,他先后参与上百起各类案件侦查,凭借过硬业务能力帮助当地法医迅速成长,并建立起规范化法医解剖检验中心。

  “抽丝剥茧寻找真相”,是他的职业信念。

  “锻造一支带不走的法医队伍”,是他达成的援疆使命。

张勇(左一)和同事一起勘查现场。

张勇在收割机过失致人死亡案现场勘查。

为案件定性指引侦查方向

  “赶紧起床,发了个案子,跟我去温泉县哈日布呼镇看看。”

  2015年11月15日一大早,张勇接到博乐市公安局刑侦大队副大队长王永峰的电话。

  驱车几个小时,两人到达温泉县哈日布呼边防派出所。

  几天前,哈日布呼镇一名羊倌在放羊途中死亡,经鉴定系后颅脑损伤致死。

  当地法医有关死者的死亡意见不一,有人认为系受车辆碾轧所致,也有人认为可能是故意伤害或是马匹踩踏。

  由于当地公安机关迟迟未能拿出结论,死者家属情绪异常激动,聚众讨要说法,哈日布呼边防派出所向博乐市公安局求助。

  案发地点,位于一处乡间农用机道旁,现场散落着有血迹的石块。经初步查验发现,死者面部有损伤,口唇、裤子等部位都留有血迹。

  “如果是马匹踩踏致死,这就是意外事件,但也有可能是交通肇事逃逸,若是被石头砸的就很可能是有人故意伤害,法医的结论会直接影响案件侦查方向。”张勇说。

  通过尸表检查,张勇得出初步结论:受害人头面部遭受损伤时,应是仰面躺在地上,致伤方式则不排除车辆碾轧或是动物踩踏等。

  “死者右手有擦拭状血迹,裤裆处也有滴落状血迹,这说明他在受伤后有坐立和擦拭脸部血迹的动作,随后才俯倒死亡,而死者衣服上并未发现明显的轮胎印,死亡原因基本可以排除车辆碾轧。”查看案发时照片并分析案情,张勇得出判断。

  随后,张勇和王永峰再次前往案发现场,但由于雨水洗刷,加上路过的动物踩踏等,有效线索已经寥寥无几。

  查看车底和轮胎,检查现场散落的石块,帮着铁匠卸马掌……几个回合下来,受害人死亡原因最终确定为马蹄踩踏。

  原来,案发当天下午,死者在外放羊时,其妻子为其送去晚饭和酒水。饭后,死者仰躺着休息,因车辆经过受惊的马匹在慌乱中踩踏其头部,致其死亡。

  “通过尸检为案件定性,是法医的重要责任,我们的工作是为了给侦查指明方向,丝毫马虎不得。”张勇说。

张勇在勘查马踏案嫌疑车辆底盘。

张勇(右二)正在提取嫌疑马匹的马蹄铁。

用证据说话避免纠纷激化

  博尔塔拉蒙古自治州地处我国西北边陲,地广人稀,民族众多,政治形势复杂,矛盾纠纷处理稍有不慎,就可能引发群体性冲突。

  2016年8月的一天上午,在博乐市青得里乡昂崩那巴格村从事农业种植的一名老板雇人收割玉米,当地一村民担心大型收割机收割过程中将地里的滴灌带毁掉,影响自家玉米收成,遂跑到地里试图提醒司机,不幸遭车辆碾轧致死。

  案发现场的收割机和紧跟其后装玉米的卡车上都有死者血迹,但由于收割机本身比较高,收割现场又有较大灰尘、噪音,究竟是哪台机器造成受害者死亡一时无法认定。

  事后,当事司机坚称自己从头到尾没有看到人,而死者的亲戚朋友将其团团围住要求给说法,一口咬定司机故意开车碾轧了死者。当地村民也纷纷前往围观,矛盾一触即发。

  查验了受害者尸体,张勇又跑到案发玉米地里来回走了多次。

  根据现场情况和死者身上的伤痕,张勇大胆作出推测:前面的收割机将受害者撞倒后拖行了一段距离,用来装玉米的卡车再次将其碾轧。

  “根据案发现场情况看,已经收割过的玉米地里,有一段距离的玉米倒地的而没有被割断,这表明受害者在这一过程中处于被拖行状态,并未立即死亡。”

  “尸体被发现的地方形成了深坑,可以证明后面车辆对受害人进行了再次碾轧。”

  ……

  精密分析,环环相扣,通过还原现场,死者家属终于认可了警方说法,同意按照风俗将死者下葬,双方协商解决矛盾纠纷。

  “作为一名法医,最重要的是要怀着一颗敬畏的心替死者说话,通过还原现场、科学分析,告诉死者的亲人他究竟是怎么死亡的、死亡过程等,真正让其入土为安。”张勇说。

助新法医成长为业务骨干

  不久前,一张半米见方的蒙古族挂毯跨越3700余公里,顺利到达张勇手中。

  寄件人,是张勇的蒙古族安达(蒙语:兄弟)扎亚。

  博州的法医资源非常紧缺。2015年8月入疆时,扎亚刚到博乐市公安局技术中队不久,是一名新入行的“准法医”。

  由于专业力量有限,与发达地区法医只负责命案、非正常死亡等案(事)件中尸体的勘查检验不同,在博乐市公安局法医还要负责所有治安、刑事案件的损伤鉴定、DNA和理化物证送检等工作。

  交通事故,是张勇与当地同行们最为头疼的一类案件。

  “地广人稀,发生事故后很难找到目击证人,加上有的地方没有视频监控,很多案件都需要依靠法医定性给出侦查方向,但是要想还原现场又有很大难度。”张勇说。

  一日深夜,博乐辖区内发生一起交通肇事案,受害人重伤当场死亡。

  两辆带有血迹的电动车,一具躺在路边的尸体。案发经过究竟是怎样的?

  哪辆车导致了被害人死亡……面对重重疑点,扎亚一时没了头绪。

  仔细勘查现场后,张勇从死亡原因、致伤方式等专业角度一一进行解释,帮助扎亚剖析还原现场。

  经过一年半悉心指导,张勇离开时,扎亚已能独当一面,博乐市公安局后期引进的两名年轻法医,业务也逐渐变得熟练起来。如今,张勇仍时不时地通过电话、微信、QQ与援疆期间认识的安达们交流工作生活。

  在张勇的协调和争取下,2016年,博乐市公安局技术中队成功创建了“国家一级技术室”,装备一新的法医解剖检验中心也已投入使用,当地法医也彻底告别了在简陋的停尸间进行解剖办案的过去。

  “授人以鱼不如授人以渔,我的援疆任务总有一天会结束,我希望尽我所能,帮助边疆年轻法医成长,让博乐公安的法医队伍更加强大。”张勇说。

(编辑 高燕)


来源:嘉兴在线—嘉兴日报    作者:摄影 记者 冯玉坤    编辑:李源    责任编辑:胡金波
 
 
宁大附属医院人流好吗